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健康资讯 >日韩慰安妇议题的最终解决:未解的政治与历史之结 >
日韩慰安妇议题的最终解决:未解的政治与历史之结
2020-07-14 / 健康资讯 / 642浏览量 /评论数 97

日前在日韩外长的会谈当中,确立了所谓日韩间对慰安妇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其内容大致有三点:日本政府对韩国慰安妇表示歉意与反省之意、日本政府出资十亿日圆,由韩国政府成立财团进行善后事宜、日韩两国日后不再就此事批评彼此。

日韩慰安妇议题的最终解决:未解的政治与历史之结

消息一出,台湾政府除了赶紧重申自己也一向积极对日本要求解决台湾慰安妇问题之外,并且呼吁日本政府也应同等地对待台湾慰安妇。台湾的舆论也多半抱持着肯定态度。然而,相较于各国政府以及主流舆论的欢欣鼓舞,对于这样的「最终解决」,民间其实也传出了持保留态度或是不满的声音,这些声浪其实反映出了「最终解决」的「未解决」之处,同样值得关注。

首先必须要注意这次「最终解决」的背景,首先是日韩同时作为美国在东亚的马前卒,美国其实并不乐见日韩持续因历史问题而互斗下去。因此,即便安倍向来靠在历史问题上採取强硬立场来获得支持,但从战后七十年谈话到这次的最终解决,一般认为在日本政府软化的态度背后,可以明显看见美国的影子。日本外长的声明也言明了,这次协议的主要意义,就是为日韩美安保清除了障碍。

其次,在国内政治的层次上,安倍上任以来大打安保法案等政治牌,同样也激起了大规模的反对运动,进而促成在野党在下次参议员选举中的积极整合。对此,提出「一亿总活跃」的安倍,显然想改打经济牌因应。然而先前高举民族主义,导致主要贸易对象中韩的关係恶化,此时反成障碍。因此,从先前经团连(日本主要的经济界团体联合会)重启访中,到中日韩的高峰会谈,再到这次协议,显然都是为了解冻对外关係,进而「拚经济」铺路。而韩国的朴槿惠政权,本就未曾真正着力于彻底追究历史问题,二者于是一拍即合。

但民族主义的火焰一旦被煽起,绝非始作俑者所能收放自如。日本政府为慰安妇道歉的消息一出,就引起支持者的激烈反弹,安倍的脸书页面瞬间被洗版:「才不相信韩国会就此罢休!」、「日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一毛税金都不该付!」、「请务必收回成命,我还以为首相您是不同于其他首相,才支持至今的……」。这次的路线转换,究竟是否能够成功稳住在意经济议题的一般选民,还是反而会引起基本教义派的怒火灼身,尚在未定之天。

另一方面,不仅安倍的传统支持者不满,支持慰安妇的民间力量,对此一「最终解决」也多有保留与批判。首先此一方案与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与1995年的「亚洲和平妇女基金」类似,均非直接由日本政府进行赔偿,而是间接透过财团法人、他国政府等第三方进行相关工作。再加上在日韩协商的过程当中,并未纳入受害者以及相关运动团体的意见,因此即便发表了道歉声明,仍被批评迴避直接面对受害者的责任。

除此之外,遵循着安倍在战后七十年谈话中所提出,「不让下一代背负着继续道歉的宿命」的方针,本次的共识也强调了双方不再就此互相批评,虽说是「双方」,很明显的主要是要求韩国从此应该噤声。但是,先不论诚意是否足够,转型正义并不是只有道歉与赔偿而已,持续的真相挖掘以及追究加害者责任,也是不可或缺的环节,皆不在这次协议的範围之中。若看看德国对纳粹罪行的追究可知,即便在数十年来的反省与追诉之下,至今仍有许多资料以及加害者不断被发现。近年来在日本公民团体的努力下,日本各地仍有许多包括慰安妇在内的的战争牺牲者遗骨出土。让人不禁要问长久以来否定相关历史的日本政府,究竟还埋葬了多少历史真相?

除了尚待进行的历史研究与究责之外,所谓「不再批评」也将冲击目前许多进行中的议题,例如韩国正在展开国编版教科书,日本的教科书争议也已连绵数十载,是否这个协议也一併封锁了对彼此历史修正主义的批判空间,让两个保守政府能够在国内教育上为所欲为?包括被点名的日本驻韩大使馆前慰安妇纪念雕像在内,相关的纪念物、展览等是否也会被视为「批评」的一种,而被以违反两国协议为由要求撤除?这些问题也都引起相关人士的疑虑。

从1965年到1995年,再到2015年的协议,已经是战后问题第三次的「解决」。虽然日本政府高声宣告,在解决了历史问题后,日韩关係将迈入新时代。弔诡的是,正因为这种寻求着「最终解决」,将道歉与赔偿当作转型正义的终点而非起点,诉求「抛开过去向前看」的态度,让日本政府始终抗拒走上持续求真、究责、反省的旅途,反而让历史问题无法真正得到解决。台湾作为身负重重历史伤痕的岛屿,对于这次的协议,除了要求比照办理之外,显然还有更多值得我们省思之处。